不建议!

在说鱼腥草以前,我们先来说说最近在医疗界一直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情,马兜铃酸。世界级医学期刊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》杂志发布的一项大型分析,又搅起了关于中药的纷争。

这项研究提示,咱们亚洲人肝癌发病率高,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:跟使用含马兜铃酸的有毒草药有关。

是的,这一次指定的背锅侠,又是,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!研究人员对一些医院的肝癌样本进行基因测序,结果惊讶的发现,47%的中国大陆肝癌样本、78%的台湾肝癌样本中,找到了具有马兜铃酸印记的基因突变,这在欧美的肝癌样本中,却很少见。

也就是说,我们中国人肝癌发病率高,除了已知的乙肝病毒感染人数多以外,跟很多患者乱吃中药也很有关系。

为此,杂志的封面故事专门配上了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图片,且附上评论:中草药的黑暗面。

肾病患者能不能吃鱼腥草呀?

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学术界第一次指控马兜铃酸类的中草药。

早前已经指控过的:马兜铃酸具非常强的肾毒性,可导致患者肾小管损伤、间质纤维化而导致肾衰竭,不管是长期间断服用,还是短期大剂量,亦或是少数短期小剂量服用这类药,都有可能承担这样的肾损害风险。学术界专门将这种肾病命名为“马兜铃酸肾病”。

另外,也认为它们可致上尿路移行细胞癌。

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非常多:

土细辛、大细辛、杂细辛、细辛、花脸细辛、关木通、广防己、汉中防己、朱砂莲、白朱砂莲、天仙藤、青木香、杜衡、寻骨风、大叶青木香、滇南马兜铃、南木香、管南香、三筒管、苞叶马兜铃、马兜铃、葫芦叶马兜铃、通城虎、海南马兜铃、藤香、南粤马兜铃、凹脉马兜铃、淮通、背蛇生、管南香、革叶马兜铃、假大薯、蝴蝶暗消、逼血雷、白金果榄、小南木香,台东细辛金耳环、土金耳环、乌金草

一码归一码,

鱼腥草另当别论

这个研究出来以后,网络上不少文章,包括一些大的科普平台又开始了炒作“鱼腥草含有马兜铃酸,毒性很强”的言论,一码归一码的谈,鱼腥草并不含马兜铃酸,这么强的毒锅,鱼腥草现在还不能背。

之所以会造成误会,是因为鱼腥草含有马兜铃内酰胺,虽然普通人不容易分清楚,但需要明确的是:鱼腥草中的马兜铃内酰胺,跟上文所说强肾毒性、强致癌性的马兜铃酸,并不能混为一谈。

早在2016年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也专门为鱼腥草辟谣过,网络流传的鱼腥草致肾癌等言论,言过其实。

但是,依然提醒肾友小伙伴:不建议肾病患者食用鱼腥草(折耳根)。

这是因为,反复为肾友们强调过一点:肾病患者比普通人更容易受到肾毒性药物的损害。任何潜在肾毒性的食物或药物,如果不是必须,肾友们应该尽可能规避。

鱼腥草中所含的马兜铃内酰胺,有一些研究认为也有一定肾毒性,而另外一些研究认为没有,目前研究数据上有矛盾的地方。因此,药监局针对目前不充分的研究证据,大规模要求普通人群不吃鱼腥草是不严谨的,毕竟证据不充分(把可能存在风险但又可能没风险的食物,抛给了消费者自行选择)。

但是,肾友们还是谨慎为好,毕竟,鱼腥草(折耳根)并不是必不可少的食物,何必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,而自己的肾脏来冒这个险,让肾宝宝蒙受不白之冤?

当然,就像一些朋友呼吁的,鱼腥草的受众如此广泛,目前研究结论又不一致,为何不去调查一下使用人群的相关肾脏临床病理统计,到底鱼腥草有没有明确的肾毒性?

如果要捐钱出科研经费,我想很多爱吃鱼腥草(折耳根)的朋友都会愿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