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对疾病的认识不够和社会上一些歪曲的理论所误导,很多人认为,肾病是一个难以启齿的疾病。不少肾友在得知患病时,会接触到许多有关肾脏病的误解和消极悲观的疾病讯息,身边的好友伴侣因这个病的误解,离开自己。因此很多患者在身体和心理上都倍受打击,感到很绝望。

为什么有些人患肾病还能光彩照人?

在之前又给大家介绍过一些明星,

他们成绩出众

得了肾病怎么办?应该如何面对肾病?

(新科110米栏世界纪录保持者,梅里特)

她们光彩照人

得了肾病怎么办?应该如何面对肾病?

(明星、歌手赛琳娜)

但他们跟大家一样,都是肾友。这就是肾病的一个特性,即使肾脏有很严重的损伤,也可以没有什么症状。

肾病实际上,肾脏病在全世界范围内,都十分普遍、常见,它确实会损害我们的身体健康,但它可以被治疗。

肾病的病因往往是多因素共同导致,环境因素、生活习惯、免疫状态、遗传因素等等,共同导致了肾病的发生和发展。

它不羞耻,人吃五谷杂粮,活一世哪有不生病的?生病不是咱们肾友的错!

在疾病面前,人人平等,不管富贵权势也好,贫穷卑微也罢,肾病都常常光临,并且来得悄无声息。

如果不做尿检和血检,肾病在外表上常常看不出来!肾友们稍稍打扮,也同样能气色红润、光彩照人。

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早期没发现,到了肾衰才发现的患者,往往难以接受患病的原因:为何一直没什么症状,发现时病情已经严重了?

肾病其实可防可治

得了肾病怎么办?应该如何面对肾病?

人到40岁以后,肾功能会逐渐衰退,正常生理情况下,每年肾小球滤过率下降0.7~1ml/min/1.73m2,肾脏代偿能力强大,肾小球滤过率在60ml/min/1.73m2以上,都不会有太多问题出现。

一般情况下,年轻人的肾小球滤过率在120ml/min/1.73m2左右。因此,虽然普通人的肾功能随着年纪不断下降,但由于减少得很缓慢,每年减少0.7~1ml/min/1.73m2,这样的速度,即便活成“老妖精”,肾也能好好的工作。

而患上肾脏疾病后,因为蛋白尿、高血压等损伤因素,导致肾功能的下降速度会变快。在一些没能控制好病情的肾病患者中,快速进展的肾友,肾功能每年下降高达4ml/min/1.73m2以上。

当肾小球滤过率下降到15ml/min/1.73m2以下,就到了我们说的尿毒症。

假设一个肾友的肾小球滤过率从60开始往下降,按照每年下降4ml/min/1.73m2的速度进展,那么发展成尿毒症,我们可以算出来这个时间,不到12年。

而这说的是肾病没有控制的情况!

我们刚才已经说过,肾病是可以被治疗的,点就在这儿。医生帮助患者控制好各种损伤肾脏的疾病因素,肾友们的肾功能下降速度就会慢下来,控制得好的,可以和正常人同一个下降水平。

为什么说肾病越早看越好?

点也在这,当您找医生看的时候,肾小球滤过率越高,医生和你的余地都越多。

本来每年下降4,通过科学的治疗管理,把损伤肾脏的因素:蛋白尿、高血压、高血糖,损伤肾脏的药物等,这些情况统统给管理好,那么,这辈子就不用考虑肾衰的问题。

即便这个速度没能完全降到和正常人一个水平,也能尽量减慢,从每年下降4变为下降2,也能极大延缓进入尿毒症的时间。

进入尿毒症以后,肾脏已经失去绝大部分功能,但我们还有透析和肾移植的办法。好的移植效果已经由上面的小美女展示给我们。透析受到的制约要多一些,但现在国家大病医保的支持、透析技术的优化,都在给肾友们解决后顾之忧。

一些缺乏基本常识的患者,在病情还较轻的时候,只是有蛋白尿,有高血压、糖尿病,不相信现代医学,认为反正看不好,干脆不管,不去好好控制。等肾病悄然恶化进入尿毒症需要透析和移植,又接受不了现实,花费数十万去买一些不靠谱的保健品期望能重新看好,听信一些伪科学去逆转本不可能逆转的病情,结果折腾来折腾去把救命钱断送,把小命搭上。

不要总是自我否定和怀疑

咱们中国很多很好的三甲医院肾内科水平,处于世界领先,并不比美国等其他发达国家治疗疗效差!肾友要对自己的医生有信心。

也不要认为明星就一定比咱们过得好。他们在聚光灯下的压力是我们看不到的,我们只看到他们面对我们时候的笑容,却容易忘记他们同时遭受着被放大数倍的攻击、诋毁、谩骂、不被理解的心酸。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,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精彩!希望,小伙伴们不要被肾病打倒,你看人家即便不幸患上尿毒症,又怎样,依然活得很好不是?

能完全痊愈的,我们很高兴;不能痊愈,但能控制稳定我们也要高兴。实在无奈控制不了的少部分,进展到了尿毒症,我们也还有透析和移植,不需要绝望!如果不想透析,那现在努力“搬砖”,至少把移植的费用先搞定不是?

至于感情方面,如果有人因为看不起你的肾病,那么早走早好,总有一天你会遇到对的那个人!遇不到自己经济独立也很好!

患难见真情。

疾病,本来就是一块生活的照妖镜,把浮华褪去,留下生活的本来面目,帮我们理清生命中最重要和值得的事物和人,从另外一面,我们不也得感恩疾病的存在么?